olivia

是个傻瓜

小事而已〖5 END〗



谢谢你点开它。



06

二宫有点害羞,但还是抬头强装镇定的对上樱井的眼,

“笑屁啊……”

“笑你啊。”

二宫抬起就是一脚,樱井刚刚获得了“质的飞跃”胆子大的很趁机攀着他的小腿,挤上了二宫的床,他狠狠的踢了两脚,不管樱井在那里半真半假的鬼哭狼嚎,

“樱井翔,你能要点脸吗?”

“嘿嘿。”



07

开始交往后,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就住到了一起。

二宫起床的时候樱井还在睡,脸紧紧的贴着枕头,软塌塌的头发搭在脸颊和额头上,二宫心里柔软的塌下去了一块,有点心疼的看着恋人眼下的乌紫,轻轻的撩开扫在鼻子上的头发,看到樱井耸了耸鼻子,呼吸变的更加平稳,二宫无声的勾起嘴角,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08

樱井时隔八年又和二宫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他发现二宫的睡眠质量低的让人担忧。本人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几乎是每晚做噩梦的状态。

第一天睡在二宫旁边的时候,熟睡的樱井被身边人频率过快的颤抖下的醒的过来,他红着眼睛去摇那个缩成一团的人但是摇不醒。二宫摇着唇,偶尔溢出几句模糊的呻吟,樱井把二宫搂在怀里,擦去他额头上的冷汗,一下一下轻轻的顺着他的背。二宫很瘦,肩胛处的骨头和凸起的脊椎让樱井摸着都心疼。怀里的人渐渐安静下来,手紧紧的抓着樱井的衣襟想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樱井就保持着这种变扭的姿势沉沉的睡去了。




09

樱井洗漱的时候就听到外面锅瓢摩擦的声音,他推开虚掩的房门,半倚在厨房的门口看着忙碌的人,二宫察觉到背后有人,打开锅盖,在一片雾气弥漫中转过脸,

“早上好,翔ちゃん。”

樱井走过去抱住他的腰,把脸埋在对方的后颈,含糊的道:“早上好,kazu。”



10

至此,人生不再浩瀚而全无期望,直至我们同衾共袭于冰冷的坟墓




END


💫💫

结束啦!
这一章就是一点断断续续小小的日常。

嗯,这个故事确实是be比较有意思,
但我还是想要圆满的结束它。
像我,之所以会回想前面我说生活的十几年然后感到后悔,不过是因为我当时认为自己还有大把的时间大把的青春去挥洒,但是当自己真的走到青春的最后几步路时,总会想要往回走。
我不知道现实中的SN过的顺不顺心,但我至少希他们望在我写的这种无聊的故事里面能够好好的走下去,不要经历过多的风雨,也不要摔倒。

谢谢你看完这个无聊的故事,
真的非常感谢(鞠躬)

小事而已〖4〗

谢谢你点开这个故事。


04

二宫不知道樱井从哪里找到他的联系方式的,自从那次他乱七八糟自顾自的说了一通不明所以的话以后,二宫每天都会收到短信。

叮——

看,今天的份又来了。

要问为什么二宫为什么知道这是来自樱井的短信,请看下去。


晚上好,二宫先生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顺便一提午饭是荞麦面,下班后去了便利店没有看到你诶ớ ₃ờ今天休息吗?
喜欢你。
樱井翔


中午好,二宫先生
今天突然下雨了呢,没有带伞被淋湿了ớ ₃ờ昨天晚上在便利店里看到觉得精神不怎么好呢,是不是又熬夜打游戏了呢?要注意休息呀。
喜欢你
樱井翔


二宫一封也没回过,但每一封都有看。

如果忽略掉每次都会心跳加速地事实,二宫实在不觉得自己在期待每天一封时间不定的信息。


05

距离樱井作出那番不合常理的告白已经一周了。

百叶窗把夕阳筛成细碎的片状,凌乱地落在地上。

二宫觉得很渴,站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双腿无力的很,膝盖骨酸胀酸胀。

他想他是发烧了。

可能是因为那天下雨的时候没带伞,燥热从身体的最深处慢慢扩展到全身,最后却堆积在皮肤下,热散不出去闷在体内,没有方向的乱窜。二宫裹着被子躺在床上,连去倒杯水的力气都没有,别说出去买药了。

高热让他的眼眶被生理性泪水盛满,看东西都只剩下模糊的色块。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转不动了,说不定就醒不过来了,他想。

叮——

微弱的提醒声让二宫清醒了过来,他挣扎的去拿手机,努力让自己的眼睛聚焦。

是樱井。

他看着短信里樱井又絮絮叨叨的讲着关于他今天遇到的人和碰到的事,二宫所有的情绪一下子都涌了上来,难过的,委屈的,愤怒的。

也许是高烧反应慢的缘故,手指脱离的他的掌控,擅自拨打了那个没有备注的号码。

几乎是即刻接通。

他听到电话那头,因为扬声器而变得不那么真实又的小心翼翼的声音,

“nino?”

二宫张了张嘴,讲出的话却莫名其妙带了点哭腔:“…我好难受,翔ちゃん……”

二宫把自家的地址告诉樱井的时候他想完了,疯了。

疯就疯了吧,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二宫这样告诉自己。

半梦半醒间,二宫感觉到有什么比他提问略低的东西贴在在他的额头上。他睁眼就对上樱井的眼睛,过近的距离让他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他挣扎的推开了樱井的手,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干涩的嗓子发不出什么声音。

樱井把水递给他,还有退烧药:“先把药吃了,别急着说话。”

二宫听话的把胶囊咽了下去,药效很快就上来了,樱井像哄小孩子一样轻轻的拍着他的背,二宫没过多久就安稳的睡着了。

樱井看着二宫安静下来的睡颜,一直猛跳的心终于缓了下来。当时在办公室听到他带着哭腔的声音,樱井就觉得气都喘不过来了,手抖个不停,连让松本帮忙请个假都说不清话。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跟二宫有关的任何事情都足以让他乱了阵脚。

等到二宫醒过来的时候,他看到樱井坐在床边的地板上,借着小台灯的光在批文件,他看了看时间,晚上十一点。

樱井看到他醒了过来摸了摸额头,确认烧已经退了以后,长舒了一口气。

二宫低着头闷闷的问:“我睡了多久?你怎么不去上班?你怎么进来的?”

带着点撒娇的一连串质问让二宫觉得自己大概是烧坏了。

但樱井理所应当的一个个答:“四五个小时吧,至于上班当然是请了假啊,还有你的习惯又没有变我为什么会进不来。“

二宫默默的听着,转头看到旁边的药盒上胶囊的标志呼吸一滞,樱井到还记得他不吃药片只吃胶囊,转过身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你可以走了。”

樱井歪了歪头,把手搭在他的肩上,他说,

nino,你需要我我就来了,只是这样而已,一定要讲的的话,任性的也是我。

二宫耳朵里只听进去了那句你需要我我就来了,他又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他觉得他现在矫情的很,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咬着唇不说话。

樱井的眼神太过炽热,让二宫不敢直视。

“我不可否认年轻时,大多数人以恋人的爱为放大镜,所得到的的一切荣耀和幸福都会被放大,包括愤怒,这些感受轻而易举地填满自己的世界。但是过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虽然我永远不会停止去怀念感慨那段有血有肉的日子但我也一直在等一个标志,我想着它会给我带来新的转机,我也不知道它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到来——所以现在我不等了。”

二宫捏紧了被角。

“我想成为了那个给别人标志的人。”樱井坐到了床边,

“那么,二宫和也先生,你愿意接受这个标志吗?”

二宫垂着眼想到他曾在欧洲看到晨曦穿透塔桥上空,而再也不见如毒霭般扩散的迷雾。

一如他的心。

他听到他自己回答,

好。




tbc




依然是没什么人看的自言自语🙈
好了,在一起了(叹气)
下章准备甜一甜,试着开一个婴儿车就完结了。







小事而已〖3〗

谢谢你点开这个故事


03

“随便你。”二宫垂着眼说。

他不敢对樱井说的话再抱期待,真的不敢了。

其实樱井和二宫本来就是在建立不平等的关系在交往的,至少二宫是这么认为的。

二宫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但绝不是一个优秀的恋爱对象。要说为什么,因为他从来没有一段维持超过两个月的恋情,即使他真的有好好把心投进去经营,结果也是一样的,在不清楚事实的旁人眼里,自己俨然就是一个关系混乱的人。人总是无聊的,流言蜚语传的比什么都快,很快在同性的圈子里就臭了名声,大部分都是奔着和他玩上一晚的目的来接近的,久而久他倒也不再期待什么了,心里甚至暗暗嘲笑那些追求真爱的人。

所以樱井来接近他的时候,他根本没在意。不过又是一个见过一面又抱着玩玩的想法来的人而已,当相叶告诉他樱井在偷偷打探自己的爱好的时候他不屑地想着。

樱井约他看电影或是出去吃饭二宫从来不拒绝,他倒想看看这个不羁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少年能坚持到什么。

樱井当时不过是个刚大学毕业的社会新人,第一次遇见二宫在喧嚣的酒吧,几乎要把鼓膜震穿的音响,让樱井很不适应。他一转头看到了撑着脑袋坐在吧台边和调酒师聊天的二宫,简简单单的白衬衫解开一颗纽扣,注意到樱井呆愣视线转过来的眸子让他不由得想起上等的琉璃,不带温度的视线却莫名其妙的让世界安静了下来。

在舞池扭动身体的人好像都成了慢动作,樱井脑内只不停重播着刚刚二宫的眼神。

同伴用胳膊肘顶了顶他,怎么了,脸这么红。看到樱井视线的尽头时了然的接了下去,二宫和也啊,玩玩也无妨,你加油。

樱井一句话也没听见,只记住了二宫和也。

具体的细枝末节二宫也不太记得,只记得樱井走过开磕磕巴巴说了一些没有逻辑的蠢话,二宫从没看到过这么蹩脚的搭讪方式,不由得多听了他几句。

真正出现质的改变的是在他们第三次去看电影的时候,二宫其实对樱井挺有好感的,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很出色的约会对象,所以樱井问他想喝什么的时候,他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家有点远的咖啡店,樱井毫不犹豫的就走了,嘱咐二宫在影院门口等他。

二宫看着奔跑着远去的樱井,飞灌进樱井的白T里,像只鼓风机,他觉得有点好笑,

真傻。

他抱着一桶爆米花心情颇好站在微风里打游戏,没注意到有人在靠近他。

“哈,你这不会又是被放鸽子了吧nino?”

二宫一抬头就看见他以前交往过的对象一脸油腻的看着自己,厌恶的皱着眉头:“和你有关系吗。”

男人进一步拉扯住他的手臂:“既然你身边没人要不要一起啊?”

“放手。”二宫冷冷地说,一把推开了男人。

大厅广州下被甩了脸男人觉得有点难堪,气急败坏的掐住他的肩膀:“你别给脸不要脸,嗯?”

二宫还没来得及反抗,就有几滴液体溅到他的白球鞋上,

是咖啡。

他看到金发的少年像头暴怒的小狮子撵开了男人,跑了老远买来的咖啡都来不及摆好,东倒西歪的倒在他脚边。

男人怕事情还要闹大,不敢再动手,只涨红着脸骂:“有伴不早说,小伙子你也别以为你护着的是什么好东西,你知道他以前是什么样……”

二宫煞白着一张脸站在那里,低着头他听到樱井说,
所以呢?二宫和也的过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他的未来是我的就好了,我只需要了解未来的他是怎么样的就够了。

二宫像是被柔软的但又带点重量的小锤击中了心口,他抬眼看着樱井,他看到他的少年转过身,笑着说,
抱歉啊,本来要给你的咖啡洒了。

没事,二宫听到自己说,尾音里带着点他都难以想象的喜悦。

后来?

后来就顺理成章的,樱井开始和二宫交往。

樱井没几个月就找到了工作,被迫染黑了黄发,摘掉了耳钉,变成了一幅温顺的社会人的样子。

二宫每次都要笑他,外表改变都是放屁,就你这个暴脾气,那天把眼睛里的狂收一收才是长大了。

樱井就会把他搂在怀里,得意洋洋地摇着头,反正不管我怎么样你都喜欢我。二宫红着耳朵去糊他的脸,最后又亲作一团。

交往了一年又一年,到了第三年的时候二宫觉得会一直继续下去,两个人都是社会人,所以很能理解对方的繁忙。随着樱井的生日渐渐接近,二宫最近晚上失眠的越来越厉害,樱井有时候会抱着他睡,但也没什么好转,慢慢的白天也精神低落起来,他想着给樱井过完生日以后去找做精神医生的相叶看看。

生日那天晚上二宫回到家,虽然很累但还是准备了樱井喜欢吃的东西,接到樱井电话的说回不来的时候有点失望但还是笑着回答他,二宫把海鲜刺身包上保鲜膜放进冰箱,发现没有酒了,想着樱井等会回来要喝,就准备出去一趟。

他们家是在一块新建好的区域,边上的生活设施并不那么发达,二宫也不想随便在旁边的小店买,所以决定去一下商业街。

商业街热闹的完全不符合现在的时间,二宫挑了两瓶包装的毛茸茸的酒,瓶身上还贴着耳朵,一个是小柴犬,另一个是小仓鼠。

拎着酒走在回去的路上,二宫意外的看到樱井扶着一个长卷发的女人进计程车,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其实他心里还挺平静的,他打心底不觉得樱井会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只是心里冒了点酸涩的小泡泡。

二宫那天晚上等了樱井很久,

不过他一直没有回来。

等到零点钟声敲响,他深吸一口,心里默念了一句生日快乐,果断的打开冰箱,把包好的海鲜连着盘子一起扔进垃圾袋里,塑料制的袋子禁不住那样大力的冲击,瓷质的盘子落在地上碎成了两半,二宫火气一下子大了起来,随便收拾了起来,看着那两瓶酒觉得有点可笑也一并扔了进去。

等到二宫处理完垃圾后,他发现自己指尖冰凉,他觉得相叶说的没错,他是被樱井宠坏了,

他现在,

该死的,

满脑子都是樱井翔。

那天晚上二宫意外的梦到了以前黄发的樱井,然后半睡半醒间他听到钥匙插进房门的声音。

他起来看到樱井蹑手蹑脚地走进来,樱井看他醒了急匆匆的理了行李,告诉二宫,他要出差去了,然后就是门落锁的声音。

回家不过两分钟,二宫意识到樱井没有告诉他他要去几天,要去哪里;也没过问昨天晚上的海鲜是怎么解决的。

二宫难以形容内心的感情,也不完全是难过也不是没有失望,他只觉得心里堵得慌,但还是按照原计划去找了相叶。

相叶劝告他要多休息,精神太紧张了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给他了一点舒缓情绪的药。得知樱井出差了,相叶提议说,要不到我家来住?因为实在不放心二宫这种状态一个人。

二宫想了想,就答应了。

其实中间樱井有和他短信联络,得知樱井确切回来的日期,相叶就在那一天把他送回了家。

二宫进了家门,樱井蹲在地上理行李,头也不抬的问道,去哪里了这几天。

二宫说,我在相叶家里。

樱井应了一声,很快注意到了二宫手里的不透明袋子,伸手去接,却被二宫不着痕迹的躲过。

里面是药和病例,二宫本能的不想樱井担心,含含糊糊的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樱井不喜欢这种被隐瞒的感觉,又想到二宫去相叶家住了那么多天,即使他知道相叶是二宫的竹马,醋意上来了说话也没过脑子:“你去他家住干嘛。这么想黏在一起啊。”

二宫本来也窝着一肚子的火,听到樱井阴阳怪气的讲话也冲了起来:“干什么啊你,出去了几天不会好好说话了是不是?”

“干嘛,我还问不来了是吧,谁晓得你去干什么了,哦对了,差点忘了你以前也是耐不住寂寞的。”

二宫听到这番话定在了原地,寒意从脚心钻了上去,心凉了半截,他拼命克制住声音的颤抖:“所以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是吧?”

樱井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点悔意,但还是嘴硬:“谁知道啊。”

二宫看着蹲在地上的樱井,对着他墨黑的发旋无声的扯了下嘴角,他说

那我们还是分开冷静一下比较好。

二宫记得樱井猛地站起来,狠狠的推开二宫拿着袋子的手,里面的纸张和小纸盒散了一地,樱井头也不低,走了出去,把家门关的震天响。

他说了句什么来着,二宫回想着,哦,对了

随便你。

樱井是这样说的。

等樱井走了以后,二宫失了力气坐在地上,他最相信的人,

却不相信自己。

二宫不想哭,他觉得以前看到的书说得对,最难过的时候确实是一滴眼泪都没有的,可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他忘记自己是怎么哭的。

也许是无声的流泪,也许是扯着嗓子的哭,也许是两种都有。

然后,

他理好了自己所有的东西,留了把钥匙在玄关。

樱井之所以发那么大脾气其实是有原因的,他去出差的时候遇到了老同学,也正好认识二宫。樱井吹了二宫一通以后注意到了老同学复杂的眼神,他告诉樱井以前二宫生活有多么多么的不检点,让他小心为好。

樱井理智上是不在乎的,但他忍不住会去想以前二宫是怎么和别人交往的,是不是也是这样对别人笑的。他嫉妒,嫉妒的要发疯。他知道他这样不对,因为二宫有和他提过,但真的到了别人嘴巴里听到他就是嫉妒。

樱井怀着满心愧疚回到家的时候,二宫早就走了。

等他过几天在沙发底下摸到那天和二宫拉扯而漏掉的病历,更是发了疯的找他。

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二宫和也这个人。

世界那么大又那么小,想真心躲一个人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tbc



我也知道没什么人在看,就自言自语解释一下啦🙈

sn当时分手的原因真的很普通,不管哪方退让一步都不会这样的。其实我觉得二十代的男孩子是最容易因为冲动而分手,他们觉得比起十代的自己现在的他们要成熟的多,但其实并没有,而渐渐成人的过程中因为接触了社会反而会无法判断好突然增多的信息量而出现感情问题。这时候的人又很傲,谁都不愿意低头,我身边就有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孩子因为鸡毛蒜皮地事情和从初中就在一起的女孩子分手了,他一直都挺后悔的。

今天很糟心所以写的也不好,不知道应该对谁道歉,姑且先对我自己道歉吧。

谢谢你看了这个无聊的故事。





小事而已〖2〗

昨天发的有好多病句和错字

今天一定好好检查

谢谢你点开这个故事。


02

久违的假日,昨晚没拉严实的窗帘有一条小小的缝隙,让樱井迷糊间感觉到身旁浅眠的人缩着脑袋,在自己怀里蹭了蹭。但他实在是太累了,即使知道身边的人已经起床去洗漱了也不想睁开眼,就一直赖在床上,又睡了将近一个小时。

等樱井起来的时候二宫早就端着他的游戏机蜷成一团,一副恨不得钻进屏幕去的样子。樱井觉得好气又好笑:“kazu,过来。”

故意压低的声音让二宫吓了一跳,转过来讨好的笑:“我今天睡到十二点才起来的。”

樱井看着他白净的小脸,本来睡了一觉精神就很好,二宫还在那里软乎乎的傻笑直接让他觉得他别的地方精神也一下子好了起来。

他眼神迷茫的看着在他身上上下动作的人,二宫全身上下都染上了淡淡的粉色,樱井看准时机狠狠挺腰往上一顶,身上的人一下子失了力气,趴在他胸口喘气。他猛地把对方压在身下,随着身体的热度渐渐变高,仿佛空气也黏稠了起来,二宫的脸却奇怪的扭曲了起来,樱井眨了眨眼,发现自己正站在札幌的家门口,刚刚还和自己在交欢的人低着头站在门前。

樱井仿佛置身在海底,喘不过气来也听不到声音,就像有人扼住了他的喉咙,他看着眼前的人嘴唇开开合合,自己的身体却动了起来。

他像处在旁观者的角度一样,眼看着自己推开了二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他听不清自己说了什么。

“别走。”他对他自己喊道。

但是他呼吸困难,根本喊不出声音。

然后他醒了。

樱井从床上坐了起来,床边还堆着搬家没来得及收拾的纸箱,背后全是汗,黏腻、冰冷,让他恶心。他光脚走向卫生间,打开淋浴。

雾气弥漫的窄小淋浴房里,他垂着眼,也不晓得在对谁说,他低喃

完了。

樱井打好蹩脚的领带,拖着步子走进公司,在走进办公室的路上不断有下属和他打招呼,他只能勉强扯出一个微笑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可怕去回应一声接着一声的“樱井部长早上好。”

听到有人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樱井才发现自己已经随着电脑上满屏的数字发呆很久了。松本把热咖啡放到樱井桌上:“怎么了今天?”樱井拿过咖啡,纸杯是两个叠在一起的,不烫手,温温的。

“我碰到他了。”

“那好啊。”松本笑着说,“怕了?”

樱井默不作声,松本拖过一张凳子坐下:“这可不太像你啊,换以前你早就一腔热血得冲上去了。”

“我讨厌以前的自己。”樱井定定的盯着松本,“他自私,冲动,锋芒毕露。”

松本笑了笑,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不过我更喜欢以前的你,我厌极了你这幅丧气又萎缩的样子,不过选择权在你,你后不后悔与我无关。“

他看到松本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在说什么了,走出来门刚出一步,又探进半个脑袋,抛了个wink:“工作加油。”

樱井看着他狡黠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心里的浊气散了一半。

夜幕低垂,和昨天不一样的是明天不下雨,所以头顶的星亮的多,樱井依然去了便利店,依然买了饭团,付钱的时候对讶异的二宫说了声晚上好。他依然选择在便利店门外的死角等待。

他等到路灯一盏接一站亮起,等到有玻璃珠一样眼睛的野猫出来觅食,终于等到有人在他面前叹了口气。

“看来我昨天说的还不够清楚。”

樱井头也不抬嗤笑了一声:“不,你说的很清楚,前男友先生。”

二宫歪了歪头:“那……”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抬头逼近的樱井吓得闭上了嘴,他感觉到了樱井呼出的热气。

樱井说,

“我也是来避免误会所以来说清楚的,你已经不是那个喜欢樱井翔的二宫这种事情我根本不在乎,因为我也和以前的我大不相同了。”

他看着愕然的二宫继续说了下去,

“你知道不同在哪里吗?现在的我比以前圆滑,更会避免争端,更能理解你,

最重要的是,现在的我比以前,比任何时候都要喜欢你二宫和也。”

tbc

(偷偷想说的话
结局是HE 大概五章完结
下一章会把他们分手的原因写出来
第一次写同人好怂的我把上面这几行应该放在昨天第一章写的东西放在了今天的最后
因为昨天的我比今天的我更怂啊【
总而言之谢谢你看了这个无聊故事(๑Ő௰Ő๑)



小事而已〖1〗

磁only 大概是一个破镜重圆的故事,很俗的梗,谢谢你点开它。
先放一小章试水(๑⃙⃘ˊ꒳​ˋ๑⃙⃘)



00

你问他们失去了什么

不过是一颗鲜活的、跳动的、会爱人的心罢了。

01

樱井翔升职以后从札幌的分公司调到了东京的总部。

是好事。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

樱井翔需要这样一个契机去逃离他舍不得的熟悉的一切。

他自己比谁都清楚。

霓虹灯在城市的街道间穿梭着亮起,像缓缓流动的河。刚刚到新的地方,工作交接超乎樱井想象中的繁忙,每天都加班到深夜,早上照镜子眼底的乌青触目惊心。

他熄灭了手里没吸几口的烟,带着点微的火星的烟蒂卷着稀薄灰白的雾迷了他的眼。他喜欢这种忙碌的感觉,这让他分不出心去关注别的东西能够让他心里的负罪感轻一点。

樱井原地踌躇了一会还是选择去便利店买晚饭,公司离他家很近,樱井裹紧围巾迈开了因为长时间曲起而咔咔作响的腿,在喧闹的jk和拖着疲惫步伐的上班族中间穿梭,虽然还没到圣诞夜,但气氛已经很浓了,店门口的圣诞节促销海报被寒风吹的鼓起,这是他家附近新开的便利店,樱井还是第一次去。

随着自动打开的玻璃门裹挟着暖流把樱井整个人笼罩了起来,他在随意挑了个饭团,深夜店里人并不多,他不急不缓地查看手机的新消息走向柜台。樱井专注地回着手里的工作邮件,把饭团放在结账处,抬起头:“麻烦加热……”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戛然而止,停止的太过突然导致尾音像坏掉的收音机一样难听。

“…kazu…”

他眼前的人变化并不大,几近透明的蜜色瞳仁依然是满是疏离,小小的猫背,窄窄的肩,细瘦的腰,还有拿着饭团和他本人并不怎么匹配的厚厚的手掌。

“一共是250元,要加热是吗?”

声音也没有变。

樱井点头,从他在熟悉不过的手里借过暖暖的饭团,他不由得把动作放慢,他贪恋的扫过二宫的手,一寸一寸。

“不好意思先生,您后面还有人在排队,零钱麻烦在旁边收拾。”

樱井有点慌乱的应了一声,他不敢抬头看二宫的眼睛。

他很怕。

很怕。

自己对他的思念和愧疚会从眼睛里溢出来遭到他的厌恶。

他一点点走出店门,不停的偷偷回头,看着二宫挂着营业性笑容的侧脸,熟练地工作着的双手,他不禁回想起那种柔软的触感,曾经只在他手心里停留过的眷恋。

樱井都在店门外的阴影处,饭团在口袋里,暖流在离心脏很近的地方聚起,他觉得他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正当樱井盯着脚下的一块小小水渍出神的时候,他听到声音,越来越近,他眨了眨眼睛,抬头。

“你打算在这里等到什么时候?”

樱井贪婪地看着带着生活气息的二宫,没过脑子的回了一句

“等你。”

”可是我下班了,”二宫觉得好笑,他刚出店门就看到樱井了缩在角落,“好久不见,过得怎么样?”

“就这样,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打工…”

“啊……不要误会樱井先生,我可不知道你搬家到了这种地方来。”

二宫话语里带着点凉薄的嘲讽,樱井看着二宫单薄的身板:“我一直在找你。”

二宫摇了摇头走了几步,回头看着樱井,

樱井固执地重复了一遍:“我一直在找你。”

头顶上小小的路灯发着昏黄的光,樱井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的声音很轻很清晰。

“那你想怎么样,想跟你的前男友来一场一夜情吗,你知道的我对这种事情无所谓的,不是吗?”

樱井被这句句带刺的话噎的开不了口。

“为了避免误会还是先说清楚比较好,

那个喜欢你喜欢到失去自我的二宫和也,

早就不在了。”

樱井看着二宫渐渐远去的背影,越来越小,慢慢融化在黑夜里,有飞蛾在路灯边盘旋,像曾经的二宫和也像现在的自己。樱井觉得整个人都冷了下来,安静得让他怀疑他都听见了头顶灯丝发热的呲啦声。刚刚小小的温度早已被从指尖导向全身的冰冷驱的不见踪影。

已经不在了吗?

也是,樱井苦笑着转向相反的方向,

一如当初,

原以为相反再不相见,却未曾想到兜兜转转又到了原点。

不过小事一桩而已。


tbc